一個10歲小朋友眼中的家庭戰“疫”故事

  我的爸爸出生在武漢,家裏一些親戚也住在武漢,還有一些家人居住在世界其他角落。開心的是,我們可以互相聯絡,通過一個名為“快樂大家庭”的微信群。我們常常在裏面互問近況,發有趣的視頻,有時候也會八卦一下。

  我們從沒想到2020成了如此特殊的一年。

  1月中旬,大家都很期待春節的到來,此時距離過節只有10天左右。一些親戚計劃去溫暖的海南旅遊,一些準備採購年貨,還有一些打算去拜訪遠親。我們誰也沒意識到等待我們的是什麼。

  1月23日,新聞裏突然播報一種神秘病毒,我們現在稱其為新型冠狀病毒。這種病毒傳染性極強,感染病毒者可能會病重甚至身亡。那個時刻,武漢被按下了“暫停”鍵。整個城市都被封鎖了。

  自然而然,在“快樂大家庭”微信群裏,擔憂的消息也一個接一個地彈出:

  “你們的口罩夠嗎?”

  “醫院的檢測盒夠嗎?”

  “天,我剛聽說我的鄰居感染了。”

  “春節本應是發紅包的時候,此時群裏發出的卻是焦慮和擔憂。”

  我們的微信群每天都充斥不斷攀升的數字:確診病例甚至死亡人數。社交媒體上的報道也沒有改善現狀。雜亂的消息只讓人更加困惑。雲阿姨在群裏發信。告訴我們她的鄰居剛因冠狀病毒去世。鄰居年僅48歲,平時非常健康。怎麼一個好好的生命就這樣消逝了呢?我們開始焦慮害怕,接著群裏一片沉寂,沒有人說話。武漢成了一座寂靜的城市,“快樂大家庭”變成了一個沉默的群組。

  幾天以後,彭阿姨的一條消息打破了大家的沉默。她是一名基層工作者,疫情爆發後一直在社區服務,做環境衛生的安全監測工作。她穿上防護衣,戴上口罩,在社區巡邏,報告居民的健康狀況,確保當地市民進行自我隔離。她早出晚歸,甚至沒有時間照顧自己兩歲的孩子。她發微信朋友圈說,我多希望自己是哆啦A夢,這樣我就可以變出個藥房來照顧病人,變出個超市來收集生活用品。

  彭阿姨的事情鼓舞了我們,但她的丈夫郝叔叔卻很擔心。然而三天后,受到鼓舞的郝叔叔開始幫助雲阿姨。他正式成為這個家庭的第一個志願者。他接送患者去醫院,運送食物和水,竭盡所能地提供幫助。幾天后,雲阿姨的父親也加入戰“疫”。他挨家挨戶地幫忙檢查市民的體溫,確保感染的患者可以得到及時救治。

  家人們做的遠不止這些。親戚們都很想幫忙減輕負擔。董大叔是一家家庭餐館的主廚。他注意到前線的醫生和護士吃飯成問題,於是他報名參加了一個志願服務項目,為醫務人員做飯。他做雞蛋西紅柿、武昌魚和其他熱菜,打包送到附近的醫院,以此表達對醫務人員的感激 ,併為辛勤工作的他們加油打氣。董叔叔說:“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救我們,我的感激之情無法言表。能力有限,我儘量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希望他們會喜歡地道的本地菜。”

  很快,兩所緊急醫院和更多隔離中心在武漢建成。在醫務人員和志願者的不懈努力下,眾多患者被精心照料,重獲健康,無數生命被挽救。情況開始好轉。我們看到戰勝疫情的曙光。

  不過直到一個月後,“快樂大家庭”微信群才真正氛圍緩和。群裏的一些親戚回歸日常,秀出自己在家做的熱幹面的照片,大家開始分享普通人共同抗擊疫情的感人故事,還有人曬出了他們的廣場舞視頻。當然,嚴格來說只是客廳裏的“廣場舞”。

  目前為止,我家有七人成為志願者。但我的家人只是武漢數十萬家庭中的一員,他們都在儘自己的一份力量讓武漢好起來。回想一下,我們居家隔離76天,也就是1800多個小時的難熬時光。中國數億人嚴格遵守隔離政策來對抗病毒。但是武漢人民做出了最大的犧牲,為了避免我們陷入最壞的情況。我們看到的這些數據,不僅僅是冰冷的數字 , 它們象徵著我們心情的跌宕起伏,代表著無數家庭離散和心碎的故事,它們更象徵著團結的力量。沒有武漢的犧牲和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戰“疫”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

  現在新冠病毒已經成為全球性的大流行病,它還遠遠沒有被戰勝。我們開始關心其他國家人們的戰鬥。即使在中國,新冠病毒之戰仍然沒有結束。但我相信勝利即將來臨。到那時,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來武漢,嘗嘗美味的熱幹面,爬上黃鶴樓和家人朋友一起來幾張搞笑自拍。我堅信武漢將從震蕩中平復,一切都將回歸日常。

  關於作者:王梓一,10歲,上海星河灣雙語學校五年級學生,第17屆中國日報社“21世紀·VIPKID杯”小學生英語演講大會小高組冠軍。

  為宣傳貫徹習近平主席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增進各國青年交流,講好國際社會攜手抗疫故事,中國日報社于4月16日晚以“雲直播”形式主辦了主題為“人類命運共同體:我•世界•未來”的“新時代大講堂”。來自中國、俄羅斯、美國的六位青少年發表英語演講,向全球觀眾講述他們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的經歷,分享了自己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各國攜手抗擊疫情的思考和體會。王梓一是演講者之一。

標簽: